首页 > 专业人才 > 中国玉石雕刻大师 > 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名录 > 第二届中国玉石雕刻大师

第二届中国玉石雕刻大师


蒋喜
2011-09-17
www.jewellery.org.cn


在中国玉雕界,将师古玉器雕琢得游刃有余的大家,

当属苏州蒋喜,其师古的作品不仅形似、

更达神似,古韵十足,细致入微。

蒋喜

1964年生于无锡

1981年进入苏州市玉石雕刻厂学艺

1988年成立苏州蒋喜·美石坊玉雕工作室,从事玉器设计与雕刻三十余年。

现为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苏州玉雕)代表性传承人、

中国白玉研究会江苏省分会副会长、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

苏州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玉雕专委会副会长、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特聘实训教授、苏州市政协委员。

青海青玉《薄胎茶具》 (六件套)

与古玉的不解之缘

蒋喜17岁的时候,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进玉雕厂,一条是到环卫站当汽车驾驶员,开垃圾车。而后者的工资待遇、社会福利在当时都要比前者高很多。但蒋喜到玉雕厂参观了一番,觉得师傅们排排坐,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玉石工作的样子看上去更好玩一些。于是,1981年,蒋喜以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了苏州玉雕厂。

当时,正值80年代初,上海外贸公司向苏州玉雕厂订购大批仿制古代名器。蒋喜因此接触到大量从商周到明清的古旧玉雕作品。这种接触不是单纯地观摩,而是近距离的“对话”,感受古玉切磋琢磨的工艺,品味其背后的气韵,然后再拿着标尺,严格地进行一比一的仿制。

与古玉的不解之缘从此结下,即便后来离开玉雕厂“下了海”,“古韵”都是蒋喜作品中挥不去的“灵魂”。

中国古代玉文化源远流长,而古玉仿佛被冲刷到历史长河两岸闪闪发光的“贝壳”,凝结着一代又一代玉工的智慧,但其中许多精湛的技艺早已化为传奇,留给后人的是一个又一个的谜团。蒋喜首先要做的功课就是解开谜团:没有古籍记载,甚至老师傅也说不出其中的门道,蒋喜需要自己去慢慢领悟其中的奥妙,甚至需要自己制造特殊的雕刻工具。

比如说:在汉代,随着圆雕艺术的日趋成熟,镂空技术被普遍使用,并达到登峰造极的水平。许多汉代玉雕在细部的刻画,即便今天使用尖针也不容易做到。蒋喜琢磨良久,终于复原古代著名刀法“拉丝工”—在打孔以后用铁丝弓蘸着金刚砂拉出镂空的效果。蒋喜的代表作之一—《龙纹形佩》中,那鬼斧神工般蜿蜒又细密的镂空线条,就是运用这种古老的技法雕琢而出。

汉八刀也是古代大名鼎鼎的一种刀法,但在当代真正能做好的人极少。蒋喜说,汉八刀看似简单,但因为它使用的坨很大,掌控起来不容易。不仅要求玉工对工具要了如指掌,手上的功夫也要配合得好。别看“汉八刀”雕出来的虽然就是寥寥几根线条,但要做到周正又大气,就要求雕者对线和块面都有深入地了解。

再比如西汉玉器上刻线细如毫发的“游丝毛雕”:其若隐若现又刚柔相济的线条,仿佛一幅玉的雕刻画,不知令多少人神往不已。但因为这种刀法对于基本功要求特别高,遂逐渐失传,直到蒋喜,其惊人的美才再度绽放人间。

龙纹韘形佩

运用古老的技法“拉丝工”雕琢而成

“游丝毛雕”看似是一条条线,其实是一串串细密的点,蒋喜用直径1~5毫米、厚度在0.4毫米以下的圆片状金属铊具进行雕刻,线条的走向和点与点间的距离无法用其他的手段调整和弥补。所以说,游丝毛雕之难,主要就难在它的“一刀定终身”。

撷拾古老技艺的过程,并不仅仅是在“技”上的提升,更重要的是感觉自己与古代玉工的精神境界建立了某种关联。满怀虔诚和敬畏,甚至是超然世外、老僧入定般的修炼过程。静思、静心、静音、静光,连呼吸都要均匀,再均匀。铊在转,点在连,意念中的“点”到了哪儿,手上的“点”就要到哪儿。只有这样,才能游刃有余,妙笔生辉。

那段时间蒋喜觉得最得意的一件事情,就是制作并收集了许多古玉器的拓片。他回忆道:“当时在玉雕厂,我们做了很多平面玉器,我就用中午吃饭的时间去做拓片。现在这些拓片我还保留着,应该是很珍贵的材料。在当时不知道这些拓片有什么用,但是我相信会有用。因为作为模本复制后,要给别人拿走的,我拓下来的话就可以随时看。给玉雕做拓片的难度很大,因拓时用力的大小和宣纸的湿度要恰到好处,必须特别小心。另外,在那段时间我首先发现了乳钉纹分布是有规律的,是等边三角形,在这个基础上再画出正六边形。掌握了这个规律,做蒲纹、乳钉纹、蝌蚪纹画点的时候,就可以知其所以然了,雕刻起来也就特别得心应手。”

感悟古玉古韵今风

在不同的历史阶段,玉雕曾经出现过若干个高峰。如:红山玉文化、良渚玉文化、殷墟玉文化等。但在蒋喜看来,除上述高古玉外,战国和汉代的玉雕也是很有特色的。从艺术风格来讲,那段时期最典型的艺术特点就是大气磅礴,极具视觉震撼力;在精神层面,此阶段的玉雕所体现的沟通天地的“精神道具”,以及更多的“人文情怀”的风貌,和唐以后逐渐走向世俗化、体现现世之美的玉雕完全不同。可以说,高古玉所彰显出的深厚思想和人文精神,是后来历朝历代都未曾达到的至高境界。蒋喜所崇尚的就是这种气息上、境界上、人格上、文化上的高古,这就是古韵。

仿古有三层含义:第一是做旧,第二是一比一高仿,第三是吸纳古韵元素来做反映现代风尚的作品。蒋喜选择了第三种,这就是他的当代苏州玉雕的风格—“古韵今风”。对于古韵今风,蒋喜有自己的见解:“首先,运用古韵元素,把古代的韵味读懂,听其历史之音,观其古典貌相,品其古味品格。古韵元素的运用,必须是有机的穿插和组合,而不是盲目的照搬和堆砌。师古而不仿古,古风犹存却绝不守旧。在表达传统美学价值、吸纳传统工艺精华的前提下,又符合当代的审美情趣,更加融入了我个人的哲学感悟与思考。”

翁仲(士夫风度) 新疆和田白玉子料

蒋喜对玉翁仲的“改造”令人印象深刻:翁仲是秦始皇时代的一个大力士,而玉翁仲则是汉代流行的一种辟邪之物,通常被塑造成一个长须大袍的持立老者。蒋喜则采用汉八刀的手段,将其塑造成一个飘然超脱的士大夫形象,表现出与历史决然不同的气度。

再比如他的《琮璧圭璜四瑞·人形佩》,将玉器中最有代表性的玉琮、玉璧、玉圭、玉璜,巧妙而和谐地组成“人”形,象征天地人的结合。既采用了古老的元素,诠释了玉雕几千年来的精神脉络,又特立独行,不落俗套。

《真爱无穷大》凤凰对牌系列 新疆和田白玉子料

“龙凤对牌系列”更是集中反映了蒋喜的创新型的“师古”:《真爱无穷大》,将西方无穷大的符号与中国传统的吉祥龙凤纹相结合;《比翼》将蝴蝶、西方代表男女性别的符号和苏州建筑中具有特色的砖瓦形象巧妙结合,表现出彩蝶在同一屋檐下共舞的意境;《和合而谐》则选择由两张笑脸组合起来的“合”字,并用太极的图案,男女的标记等来突出“和合而谐”的主题......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如何能够在学习不同风格的古代玉器的基础上,形成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格?蒋喜说来,其秘诀就是两个字—感悟。将玉器作为一种媒介,瞬间穿越时空同古人连线,这是一个令蒋喜十分享受的过程。“研究古玉,不是要模仿它的‘形’,而是要感悟它的‘神’。我相信这个‘神’是古今共通的,也是我们民族精神中最有价值的一部分。如何感悟?有意识地观摩、上手,感受古玉的气息和气场,让这种气息潜移默化地影响你。包括我现在收藏太湖湖底的石器时代的石器,其实也是在追求一种与古人的沟通。当然,还要有必要的精神和知识储备,才能使我们有机会把握它,了解它,领悟它,乃至超越它。”

《气》青海青玉

作品设计上借用了凝聚青铜文化大气庄重之感的“觚”的造型,与苏帮玉雕中最具代表性的“薄胎工艺”的特色:柔美、精致相结合,体现刚柔之美。古韵今风的“气”不仅是追求创意的新颖,更是彰显了技、艺、料的综合之美。

苏邦玉雕的领头羊

苏邦玉雕历史悠久,技艺精湛。早在四千多年前,苏州即有精美的玉琮、玉璜、玉璧等玉器。据宋代《吴郡志》记载,早在唐、五代时期,苏州就有琢玉的工坊和名艺人了。到了明代,苏州的琢玉工坊已名震京师。当时苏州著名的玉雕艺人当属陆子冈,称他的工艺为“鬼斧神工”。至清代道光年间可谓全盛期,全国出现了苏琢、京琢、番琢三种不同风格的雕琢技巧,因为苏琢技艺突出一个“巧”字,不仅有文文雅雅的文人气息,还有轻柔温和的小桥流水江南情调,更具诗书画意美的俊秀艺术风貌。

《见山》青海青玉

作品选用特细青海青玉,形似青山绿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并融合现代概念设计的理念,运用苏帮玉雕的特殊技法“薄胎工艺”雕琢而成。

蒋喜是地地道道的苏州人,对苏州玉雕技艺的继承与发扬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作为苏州玉雕技艺的领军人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蒋喜认为,苏邦玉雕在中国玉雕界的地位将来还会提升,当然这需要业内同仁一起努力。我们这些领头羊,还是要走的快一点,扎实一点,要借助各种渠道去宣传苏州玉雕,要引导或者指导我们的后者;还要通过各种渠道引进人才,让那些经过专业美术培训的人能加入我们的玉雕行业,这个应该可以说是个方向,是今后玉雕行业人才培养的大方向,而不是按照现在的人才培养模式继续进行下去。除了悟性和天赋,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必须要有美术基础。

对蒋喜本人来说,今后也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去推动这一进程,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苏州玉雕”代表性传承人,他肩负着将苏州玉雕的传统传承下去的责任,他的每一点行动,都会对别人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对玉文化的宣传和推广以及通过创作寻找新的源泉,这不仅对他自己有所收获,对整个苏州玉雕的发展也是一个推动。

《四灵六合》印章 新疆和田白玉子料

2009年,蒋喜结集出版的《美石者》,开创了新一代苏州琢玉人出版玉器著作的先河,为苏州玉雕制作技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提供了丰富而翔实的资料。他一直认为,之所以文化可以延续,是因为我们一直在借助某种载体来传承思想,但不可否认,我们古老文明中的思想或者技艺,正在随着传承人的过世或者其他原因慢慢消失湮灭。所以他就想把现在所领悟的东西,先通过纸介质的方式留存起来,为所处的这个时代做一些事,为所在的这个行业做一些事。

当代玉雕可说是达到了历史的另一个高峰。但这个高峰,在蒋喜看来,是从业人员数量的高峰、用料数量的高峰、精致程度的高峰、佩玉人数的高峰、甚至是价格的高峰......但惟独,不是精神层面的高峰。蒋喜也时常反思当今这个玉雕市场,他说:“这几年国内几个国家级的玉雕大奖赛,我一直关注。但坦白地说,那种能让人惊叹、心动、让人激动得汗毛都竖起来的作品,太少太少了。事实上,我认为玉是很神圣的媒材,玉雕不太适合做的太世俗,太直白,甚至做成像城市雕塑一样的东西。玉雕应该富有哲学性、思想性,耐人寻味,并寓人于想象的、深不可测的、玄妙的......这些才是玉雕应该呈现出来的风貌。但似乎当代玉工对这一点并没有清晰的认识,或者是认识到了也没有能力去实现。漫漫玉雕路,还需要我们不懈地去努力求索。”

文自《中国宝石》



分享:
前一条消息黄鸿
后一条消息陈小甫
 



联系电话:010-58276076            邮箱:gac@jewellery.org.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三环东路36号北京环球贸易中心C栋22层2201~2216室 友情链接
京ICP备12014224号   Copyright(©)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 2001-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