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服务 > 行业调研 > 行业调研

行业调研


工匠大师独家对话——人才培养
2021-07-30
www.jewellery.org.cn


2020年,习近平在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上提出,在长期实践中,我们培育形成了“执着专注、精益求精、一丝不苟、追求卓越的工匠精神”。在珠宝产业,就有这样一群工匠精神的践行者,数十年如一日,在创新中传承,将千年来积淀的文化和技艺打磨得愈发熠熠生辉。

2021年,站在“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点,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即将开启,珠宝产业也将开启由珠宝制造大国向珠宝文化强国转变的新篇章。为赋予珠宝产业更多的文化内涵,弘扬工匠精神,近期中宝协(北京)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启动“工匠大师独家对话”系列文章,欢迎关注。


所谓“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人才的培养对于行业发展传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新的时代背景下,传统技艺的人才培养模式方式较过去的学徒模式有什么新的变化?大师们在技艺传授方面有何心得?


程淑美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北京市特级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遗项目花丝镶嵌技艺市级代表性传承人


我从退休开始成立工作室带徒弟,一方面是工美协会的要求,一方面也是出于作为大师的历史使命。我在带徒弟的同时自己也会始终保持作为学生的心态,对创作永远不满足于现状,始终坚持学习,和徒弟们一块成长,所以我在教他们的同时,他们也为我的进步提供了很多帮助。现在已经有很多徒弟都达到了高级技师的水平,两位入门时间最久的都成了行业内知名的大师,可以说培养人才是一个成就他人同时也成就自己的过程。


大师作品



寸光伟


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项目鹤庆银器锻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云南省金属工艺大师,云南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理事会副会长


我们现在有和一些院校合作,对方会定期带整个班的学生过来观摩学习,但是由于这种模式学习的时间相对较短,难以系统全面地学习技艺,而且没有和实践相结合,所以学生多数只是对技艺形成一层比较表面的认识。

所以我认为就鹤庆银器锻制这样的技艺而言,传统的手把手带徒模式对于传承的效果是最好的,通过师傅的言传身教,以及师傅对于每个徒弟的能力、悟性、特点的把握可以实现因材施教,并且通过更多地以实践的方式进行教学,培养徒弟主观创造性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大师作品



林永平


天津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花丝首饰高级技师


过去厂里一些老师傅的旧观念比较重,认为“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很多学徒都是平时自己“偷着学”,出师很慢。

我们现在带徒弟都是倾囊相授,甚至还给他发工资,就是怕技艺断了。平时做产品也会特意做一些订单外的小件产品,如饰品等,主要用途就是展示以及教学传承。

但是现在的年轻人从业选择很多,愿意进入这一行并潜心学习的人比较少,仅依靠大师工作室个体的力量很难完成文化技艺传承的使命,需要有来自政府和社会等更多方面的支持。


大师作品



刘晓强


高级工艺美术师,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河南省玉石文化产业协会副会长,南阳独山玉雕刻研究所所长


我们这一批70年代生人在学艺时都是直接拜师,或者进入国营的玉器厂学徒。然后在学艺、工作过程中,部分人有更高的追求,会选择去一些专业的美术院校机构进修。

近年来进入玉雕行业的新人往往都是先在专业的玉雕技校学习,接受一些美术、专业造型方面的基本培训,有了一定的基础再到大师工作室拜师。

个人认为这样批量教学+大师传授的传承方式更科学也更高效,能够保证从业人员的基本功底素养,也有效缩短了玉雕专业人才的培养周期。


大师作品



王成


非遗项目花丝镶嵌技艺传承师


花丝的技艺传承、人才培养方式目前还是以言传身教为主,除了以前的学徒模式外,现在也有了一些专业院校提供系统化的培养。我认为花丝镶嵌这项技艺当下的人才培养是存在一些难题,因为学习周期比较长,比较考验学生的耐心,需要他真心喜爱这个文化技艺才能坚持得住;另一方面由于相关产品市场化发展程度有些不足,所以需要国家和相关机构从资金等方面给予更多的扶持。


大师作品



王文荣


贵州省工艺美术大师


过去的学徒模式一般是子承父业,或者是学徒生活所迫而学。现在的国家富强,社会安定,人们的文化素质水平高,就业的渠道多,所以现在学习技艺一般是手艺爱好者或者从事手艺制作的相关人员,学徒模式变为教学模式学习。我个人传承技艺的心得是,虽然现在的学徒资质比较好,通过一些专业的教学都具备不错的美术功底,但很多只是作为一时的爱好,投入时间有限,真正能长期持续磨练技艺的人并不多。


大师作品



杨再良


贵州民族银饰艺术大师,贵州省高级工艺师,黔东南工艺美术大师州级非遗项目,苗族银饰锻造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过去银饰锻造技艺主要是家庭内部传承,以作坊为单位,仅传授给家人和亲戚。随着现代化机器制作逐渐替代传统手工工艺,手工产品与新的市场对接不畅,导致相关技艺的传承面临失传的危机。

不过近些年来民族传统文化开始受到更多方面的重视,比如一些美术高专院校组织学生到凯里来学习体验苗族银饰锻造技艺,并且通过文字和影像等形式对制作过程进行详细记录,扩大了这一技艺传承的受众群体,使更多人了解、喜爱苗族银饰锻造技艺,更好地推动了传统技艺的传承。


大师作品



袁长君


国家级非遗项目花丝镶嵌技艺市级代表性传承人,北京市工艺美术大师,中华传统工艺大师,中国金银器文物修复专家


当今传统技艺的传承方式,正在从以前的师带徒模式向课堂授课方式为主转变。这种新的传承方式优点,一是提高了传承效率,缓解了某些技艺濒临失传的现状,二是增强了传承人群的基本素质。但也存在一定的不足,那就是技术人才培养成功率低,针对性不强。我认为最有效的人才培养模式是批量化授课与师带徒相结合,通过大批传授奠定基础,并抓重点培养。


大师作品



邹宁馨


中国珠宝首饰设计大师,北京服装学院教授、学科带头人,全国第3/4/5/6届首饰设计大赛评委,44届技能世赛中国技术专家组长


当下高等教育的分流已经展开,50%的学生在初升高的时候会去以职业教育为主导的中高职学校,职业教育在恢复高考以来第一次重新定位,课徒制是高职教育的通行办法,培养的学生具有实践能力,能掌握更多默会知识,通常更好就业。真实的课徒制要求有更大的师资队伍,更多安全高效的装备,更具挑战性,目前国内已具备了这样的物质基础,而且社会对技能人才的需求不断增大,教育转型也已迫在眉睫。新的阅图模式、视频模式、远程模式能扩大课堂的概念,职教是未来教育的重头,也符合国际的通行模式。


大师作品



注:本文按姓氏首字母排序,排名不分先后




分享:
前一条消息工匠大师独家对话——文化推广
后一条消息《2020中国珠宝产业发展报告》(五):产业发展展望
 



联系电话:010-58276076            邮箱:gac@jewellery.org.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三环东路36号北京环球贸易中心C栋22层2201~2216室 友情链接
京ICP备12014224号   Copyright(©)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 2001-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