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协会动态 > 协会动态

协会动态


国际珠宝艺术家陈世英:创作换生命的交代
2019-08-11
www.jewellery.org.cn


随着消费生态的不断变化,人们对珠宝首饰的情感表达和文化内涵要求不断提高,如何将更多的创新创意赋予进珠宝首饰设计中已经成为了整个珠宝行业面临的重要问题。陈世英, 这位世界顶级珠宝艺术家及创作者,看到他作品的人们都不禁想探究他身上如宇宙般浩瀚的创造之力究竟源自哪里?

如陈世英先生这般的人在每一个阶段对于创造、艺术都会有新的体悟,在首届中国珠宝创新创意峰会,陈世英先生带来他在63岁的演讲,讲述他自己关于传承、创造力、成全的二三事,以哲学视角为我们展开他设计背后无限的设计观和宇宙观。


陈世英

1974年,17岁的陈世英先生(WallaceChan)成立自己的宝石雕刻工作室,至今与宝石结下40多年的不解之缘。1987年,他独创文明国际的「世英切割」幻想雕刻法:以逆向思维为主导,结合精准计算、宝石切割和360度阴雕,创造五面倒影。经过八年研究,他驯服钛金属,创造出举重若轻、令人称奇的珠宝艺术作品,并向业界无偿公布钛金属的科研成果。在他的引领下,钛金属进入了高级珠宝的世界,为当代珠宝界开启了全新的发展方向。他是多项国际展览中首位参展的华人珠宝艺术家,更被誉为世界顶级珠宝艺术家及创作者,多次获得国际媒体全面而深入的报道。


 

首届中国珠宝创新创意峰会——陈世英:传承 创造力 成全


63岁的陈世英先生进入了耳顺之年,但如他自己所说,他从未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胡子花白的老人,只觉仍在30多岁。对于陈世英先生来说,现在是他最好的时候,技艺达到顶峰,精神世界趋于完满,近半世纪的所见所听所悟都借由蓬勃的创造之力得以一一表达。当大家都在困惑于传承、创新、创意,站在60多岁的当口,陈世英先生回首47年的创作之路,只求一句对生命的交代。

“我不管我是从哪里走出來的,又应该回到哪里去。我不管时代在追求什么,要有多快,要有多现代,我唯一在乎的,是对生命有所交待,真真切切回报万物的存在,包括我自己的存在。”


传承,结合陈世英先生的经历,没有人教过他何为传承,如果只把传承归结为学习,那么传承在现在就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古人说书中自有黄金屋,那么在这个知识平等的年代就真正实现了“点石成金”。年轻时为了学习的跋山涉水如今也能化作笑谈,但是也许正是因为当初的来之不易,拼命摄取各方的知识,今天的陈世英先生才能说出“从国画、油画、雕刻、雕塑、以至珠宝,没有所谓的无师自通,因为万物都是我的老师,如果说我在传承一门手艺或艺术,我反而觉得我是在传承宇宙的信息,几千万年累积下来的生命轨迹。”



说到传承,人们固有的印象是一门传统和手艺,需要有特定的仪式,指定的工具,特殊的方法,但是对于陈世英先生来说,他的传承是“在万变中求变,在变中保守生存的重心。”

陈世英先生并没有接受过谁的言传身教,他的成长是我自压迫,他的一切是在自我试炼中得到的,说了也没用,教了也没用,说不出来也教不出来,因为“在我的经验里,一切都是创作,工艺也好,工具也好,技术也好,全部都是创作,创作需要创造力,创造力来自经验和感受。”



山川和大地,如果我们无限缩小能看到什么?宝石和树皮,无限放大又能看到什么?对于陈世英先生来说,这些都是他的经历,这一刻的感悟和感受。

“我每日的经历和感受,来自我对生命的观察,也来自我与万物的互动。在生命与生命的关系上,我是主动的,也是被动的。我等待,我也期待,偶然迫不及待。有时候,我冷静地连自己也觉得惊讶,有时候,我的热情令我像压在终点线前的运动员一样,灵魂率先冲了出去。”



创造力是一种不可言说之妙。对于陈世英先生来说,创造力是在理性和情感的交织下,种种矛盾状态的拉扯下诞生的力量,这种力量让创作者的精神产生了裂变。

“创造力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情,你可以看到的是成果,我可以呈现的也是成果,我往往难以表述过程。我可以告诉你,我先做A,再做B,然后有了C,但是,在我做到A之前,我的心、意、念里面已經发生了千千万万次的裂变,千千万万次的对战,未行出第一步,我已经想到了第一百步。很远也很近,丝毫未动,已经走过千山万水,又回归原点。”



在这种境界当中,终点就是起点,来龙就是去脉,我们不能要求陈世英先生诉说他的创造力究竟源自何方,因为那是无数个他行过千山万水,又汇聚成一个他时诞生的力量,所以无所谓宝石,无所谓灵感,无所谓金钱,不回应市场,不回应时代,也必须要回应心中的创造力,必须不负宇宙万物千方百计给传达的信息。

“再美丽的借口,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创造力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能力,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先寻找内心那个世界;未有贵重的物料,先学懂珍惜不贵重的物料。”这是身无分文用水泥创作雕塑的陈世英先生和散尽家财只能用铜和不锈钢进行创作的陈世英先生对于创造力最大的感悟。


成全


这是一首关于成全的诗,陈世英先生说“我认为,一颗宝石必须经历四次文明,第一次文明是出土、切割的文明,第二次文明是工艺的文明,第三次文明是精神、哲学的文明,第四次文明是身心合一的文明。”一粒宝石,它先是大自然的载体,然后是创作者的载体,最后通过藏家,成为历史的载体。对于陈世英先生来说,创作是相互的成全。让一颗宝石完成它的历史使命,这是陈世英对宝石的成全。



同时,创作也是一个自我圆满的过程,能将人生中的缺失一一填补。蝴蝶停驻的那一刹那,郁金香盛放的时刻,时间仿佛也停止了,然而须臾之间蝴蝶飞走,花瓣凋零,乡间田垄间追蛙的孩童和朦胧的记忆一触就散,如果时间当真留不住,可否用宝石换得蝴蝶的停驻,雕刻留下花瓣的脉络,用创作记录童年的回忆和难舍乡愁。“生命中充满了许多大大小小的不完美。世上无完美。完美是一种追求,求之不得,不求也不得。我,也充满了许多大大小小的不完美,当我创作的时候,我去到一个地球以外的星球,一个想像的星球,这个星球上,什么都有可能,连不可能的完美,都变得有可能。创作成全了我对完美的追求,也成全了我对时光的追忆,对未来的梦。”



“当我走进创作的空间,我忘记了时间,我的每一秒都被拉长了,我感受到有限里的无限,本来束缚在我手上,脚上时间的枷锁,一个一个自动破开了。在有时间和没时间之间,生命成全了作品,作品成就了生命,成为历史的凭证,带着前人的过去,走到后人的未来”

生命走到六十三载,留下的是作品,也是他的故事。两年半,世英切割;三年,翡翠专利技术;八年,钛金属;十年,真空妙有;七年,世英陶瓷……时间不只是数字,见证了一个艺术家的成长,也成为了他生命的全部,60多岁和30多岁之间的矛盾也消失了。



花、碟、鱼、鸟……都是陈世英先生的生命和故事,抱存“存好心,说好话,做好事”的态度。“千百万年以后,假若所有的载体都消失了,生命留下的,就只有这些故事,由零开始创作一件作品,一开始已经要想到它的余损。它的故事,是否能够改写往后的命运?所以我说,未行出第一步,已经要想到第一百步。很远也很近,丝毫未动,已经走过千山万水,又回归原点。”





分享:
前一条消息第四届“天工精制”国际时尚珠宝设计大赛终评会在深圳珠宝博物馆举行
后一条消息中宝协团标委2019年年会暨标准审查会在陕西汉中隆重召开
 



联系电话:010-58276076            邮箱:gac@jewellery.org.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三环东路36号北京环球贸易中心C栋22层2201~2216室 友情链接
京ICP备12014224号   Copyright(©)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 2001-2011 All Rights Reserved